随手小记
孙楷淳的自留地

很多朋友私信问我,与C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我说,自从写了我与Z与C的相亲记,C就基本不搭理我了。 可是C与我见面时说,你尽管写,据实写,我就想看看你怎么写我。 与C分开时,看得出来,她并不排斥我。可是,可是,当我阅尽沧桑,准备回归本真时,从前已不是从前,现在已不是现在,将来也不是将来。 这或许就是人生的悖论吧,拥有的不懂珍惜。 (面基也是同理啊[笑哭]🌚)

很多朋友私信问我,与C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我说,自从写了我与Z与C的相亲记,C就基本不搭理我了。

可是C与我见面时说,你尽管写,据实写,我就想看看你怎么写我。

与C分开时,看得出来,她并不排斥我。可是,可是,当我阅尽沧桑,准备回归本真时,从前已不是从前,现在已不是现在,将来也不是将来。

这或许就是人生的悖论吧,拥有的不懂珍惜。

(面基也是同理啊[笑哭]🌚)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孙楷淳小站 » 很多朋友私信问我,与C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我说,自从写了我与Z与C的相亲记,C就基本不搭理我了。 可是C与我见面时说,你尽管写,据实写,我就想看看你怎么写我。 与C分开时,看得出来,她并不排斥我。可是,可是,当我阅尽沧桑,准备回归本真时,从前已不是从前,现在已不是现在,将来也不是将来。 这或许就是人生的悖论吧,拥有的不懂珍惜。 (面基也是同理啊[笑哭]🌚)

孙楷淳的自留地,发现不一样的世界

投稿联系合作洽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