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小记
孙楷淳的自留地

李博医生说胃病幽门螺旋杆菌那点事儿-性爱会不会传染HP?

  李博 副主任医师 副教授

北京中医医院 消化科

北京中医医院延庆医院 消化科

李博医生工作室(北京市 朝阳区) 消化科

李博医生工作室(北京市 丰台区地铁10号线泥洼站) 消化科

我已经确诊,那我会不会传染给家人呢?

俺爹娘和我的小孩子怎么办,我们每天一起吃饭,他们要不要也检测一下。

这个是有可能的,幽门螺旋杆菌主要存在于的胃、口腔、粪便之中,这三者携带的细菌,如果有机会到达口中,就有可能感染。

那我知道啦,如果一起吃饭,不用公筷公勺就有可能感染是吗?

 

是的,这是一种感染途径,不是绝对能感染,但是会增加感染的风险。幽门螺旋杆菌的生存需要微量的氧气及低温。在空气中会很快自然消亡。所以在低温存活时间更长,所以直接从冰箱里拿出来的东西,如果已经被HP感染,就更容易感染我们,到了夏天,冰镇的东西更要注意食品安全,尤其是夏天直接放在冰箱冷藏的水果,剩菜等,尽量在空气中放一放再吃。一个是温度逐渐升高,第二个是在空气中的暴露可以杀灭HP,减少感染的机会。

 

我的小孩子还小,吃饭不会咀嚼,我媳妇儿总是先将食物嚼碎,然后再喂给我的小孩子,这样是不是也不好?

嗯,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不仅传染疾病,还丢失了食物原本的营养,更不利于孩子的发育。特别容易把细菌,不仅是HP从大人传给孩子,你可以使用研磨器,来给小孩子碾碎食物。

 

亲密接触性爱背后的HP感染

夫妻生活在一起,还有亲密接触的爱侣,对于HP感染怎么办呢?

答案是没办法,亲吻是爱的表现和象征,忘情的亲吻是每一对儿爱侣的期盼,这种直接口对口的接触,当然是传播的重要途径,为了避免HP不传染,那我们就不接吻,显然行不通。

 

其实,这时候我们只要做好心理准备就可以了,因为这种接触很显然是感染的高可能性,在亲吻全身滚烫的那一瞬间,我们也要明白,我们应该可以为爱承担些什么。话又说回来了,幽门螺旋杆菌确实可以口对口传染,但也不是绝对,不少来我这里检测HP感染的夫妻俩,一个是,一个不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大部分都好了。完全可以正常生活而无所顾忌。

对于怀疑有HP感染的,夫妻情侣双方都应该监测,根据监测结果治疗即可。

 

至于在床上的那份激情,通常是不会传递HP的。精液和阴道分泌物中,很难会有HP的踪迹。

 

那我明白啦,李大夫,耽误您啦,快上班吧,有空我去您医院找您开药去。

好的,及早杀灭就行。

 

插入钥匙,随着引擎的轰鸣,忽然想起前些日子的一个门诊插入轰鸣的故事。

那次门诊经历对于性爱是否传染HP有了新的思路。

小玉是我见到的最瘦的患者,也是最年轻出现胃癌前病变的患者,正在感染HP颇有些蹊跷。她时时非常新潮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活泼大方,有素养,并且热爱生活。她在追求“性福”的同时,希望能更有激情,尝试新花样。

 

大夫,我能问您一下吗?我有个困惑。

我男朋友喜欢把精液射在我的嘴里,有时候我会咽下去,你说这是不是会导致我感染了HP呢?

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疑惑。

精液中是不存在HP的,口交的方式应该不会传染HP,注意卫生和清洗就行。

 

他还喜欢肛交,放在我的肛门里,我们俩都特别High。

好吧,我的想象力有限,重口味的感觉不仅仅是在AV片里面,艺术来源于生活,但不一定高于生活。

 

那你们做爱的时候,是先用肛门,还是先用阴道,或者是口交。

不一定,小玉脸红了一下,有时候他晚上会要两次,阴道和肛门一次,口交一次;

有时候晚上做爱一次,三个地方轮流转,但他最喜欢射在我嘴里面。

 

哦,是这样的话,如果肛交后不久,就到了口交,有可能就是HP粪-口传播的典型啊。我有些流汗了,以前只是想到了粪便排出体外,不小心污染了食物之类的,然后再感染,今天不得不说我长知识了,这可是典型的HP感染的粪-口传播途径啊。这样就可以解释小玉HP传染的原因了……

 

正要给她解释这个原因,忽然又想到了什么……

再仔细回想一下,这里面还有问题。

那充其量也是你自己身体里的HP经过了阴茎的一些体液,然后回到了你自己的嘴里,应该是你自己感染的。所以……

 

面对我的困惑,小玉沉默了一下,继续说下去了。

我们在海外生活了很多年,很多事情和国内不同,我们在性方面已经放开很多了……

我男朋友是双性恋,上次和他的另外的同性恋老外男朋友,我们三个人一起,可能有点乱。您别见怪。

 

我越听越奇,但隐约觉得这个病史对于诊断HP感染确实很重要。确实医生不得不是很八卦的,不仅是心理医生,就是身体疾病的医生也会在很多不起眼的蛛丝马迹中寻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小玉接着说,我记得,我们当天喝了酒,然后在一起,我双性恋的男朋友一边抚摸我,一边先给他的外国同性恋朋友做了肛交,随后把涨大的阴茎直接放进了我的嘴里,而他的同性恋男友把阴茎插进了他的肛门,最后他俩商量磨合着着一起射精了,我们三个人玩Hjgh了,一起达到了高潮……

 

情景匪夷所思,却真实再现,感谢小玉的信任和不隐瞒病史的直言不讳,能回溯准确并大胆的描述了细节,我感觉到了惊心动魄,却闪电一样听到了这句话,阴茎先进入了别人的肛门,又插到了小玉的口腔,如果那个同性恋的老外有HP感染,那么这个新鲜出炉的粪-口传播是很可能的。

 

确实是那次我们3个人之后,我感觉到了消化功能下降了,时常肚子疼,之前又有几次精液咽下去过,都没有事情,而那次之后,我觉得胃口老疼,再后来就回国了。结果一看,HP感染。而出国前的体检,我没有这个感染。

 

那应该就是这样传播的,是典型的粪-口传播途径,激情的亲吻和忘情的性爱是特别的美好,但却是也有不少的危险性,需要谨慎对待。你现在需要对HP进行根除,在这个治疗期间,避免口交和亲密接触。

小玉点点头。

 

本文是李博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孙楷淳小站 » 李博医生说胃病幽门螺旋杆菌那点事儿-性爱会不会传染HP?

孙楷淳的自留地,发现不一样的世界

投稿联系合作洽谈